金沙国际登录网址

站内搜索
首页
文学作品
浪漫飞花拾芒去
发布时间:2010-05-14 文章来源:本站新闻 作者:刘军  浏览:
 

早上还没吃完饭,妻子就嚷着要我陪她拾芒子去,"人家赵姐都叫了我半天了",“那你还不快去”,说实在的我真不愿去,最好让妻子和同伴一块去,我也难得在家玩玩。说话间,妻子把碗筷拾掇好,找出了食品袋,每当妻子让我陪她,干每一样她想要干的事时,都很温柔很勤快,真没办法。

“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让我带着,人家出门都有小轿车,摩托车,你看看你还坐自行车,不嫌丢人”,我嚷道。“没关系,习惯了,小轿车下不了地,自行车沟沟坎坎都能过,我还放心”“快带我走吧,去晚了人家都拾没了”妻子连连催促。“在河边她们拾得可多呢,”“那个河边,西沟的吗”“不是,咱两个谈恋爱的的小河边”啊......“你可真逗,谁和你谈过恋爱,我怎么不记得了,那个地方啊”,“不就是汶河边边吗”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走出了家门。

“能行吗”,一个上坡,妻子问话的功夫下了车子,“下来吧”,我推车子上坡,上坡后,妻子一边上车一边嘟囔到“要是带了别的妇女,你肯定不让人下来,以前带着我骤骤的,现在好像很不情愿",妻子这几年胖了,有时驮她还真费力,上坡时就让他下来。刚结婚时,她不足百斤,我那时也年轻,能抱起她来转几圈,现在可好了,一抱她还要被她闪个趔趄,也没有原来的心情抱她了。原来带着她出门从来不让她下车子,现在还真费劲。“要是有别的女人让带就好了,谁还稀罕坐自行车,也就是你,坐好了,权当带了个别的女人,我可不下车了”,说着笑着,下了坡,骑上了公路。

这几年,社会变化很大,人们都富裕了,买上了自家轿车,出门极为方便。我很羡慕,可我没能力也没必要买车,工作地点离家很近,所以也习惯了,步行上班,自乐自封:绿色交通。其实在我们周围还有好多我这样的人。每次出门,我虚荣心嚷道要打迪。可妻子和孩子都不愿意,一个痛钱一个晕车,只好骑自行车了。

多年了,妻子依旧和大众妇女一样,默默地工作,为家庭操劳。她也爱美,可她知道自己生活的家庭环境,从来不过分的要求,还是很喜欢丈夫用自行车带她出门。

真可谓:迎春闭月羞花去,杨柳婀娜流水到。春光明媚艳阳天,恩爱夫妻比天老。

来到河东岸,在路上还心思原来那地方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杨树林,可到了一看,在弯曲的河岸旁,仅有几处白杨树素面朝天,凄凉的站在春风中。在树的下面人们又盖起了几处没有规模的养殖场,白杨树又被无情的分割,原来的面貌已被人为的改变。也许,恋爱的小河岸只有留在记忆了。

向北望去,树下已有了好多拾芒的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中老年人多,你看他们就像电影里的日本扫雷兵,三五个一群,一二个一伙,有北往南,有南往北,来回的进行地毯式搜素,低头弯腰的样子很执着。看来不会剩很多的芒子了。来了就不要放弃,加入了拾芒子的行列。

我发现她们拾得都是些落地芒子,都很老了。我想怎样才能拾到好一点,嫩一点的呢。人家望洋兴叹,我望树着急。大树已高高在上,五米以下没有乱枝,爬树是不可能的,小时候上柳树折柳枝,下树时划得小肚皮现在想来还疼,我是不爬树的,用杆子是不可能的,怎么办,晃也晃不动,脚下一滑,有了,用石头开树枝子,哈哈,天无绝人之路。我用石头从这边开过去,再从那边开过来,然后拾起战利品,来回十几个回合,我也累得够呛了,芒子落下的还真不少,那些拾芒子的人都好羡慕,我也美滋滋的,不下力,还想吃东西,没门,可谁又知道我的胳膊已酸疼了呢,要想有收获,就必须有付出。

回来依旧驮着妻子,和大家有说有笑往回赶。拾芒子是一种心情,一种娱乐,感受到的生活的乐趣,吃是次要的。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下年早一点,也就不会这么老了。望着洋溢着欢乐的笑脸,也不知道明天希望的杨树林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