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登录网址

站内搜索
首页
文学作品
清明的哀思
发布时间:2010-05-14 文章来源:本站新闻 作者:解殿国  浏览:
 

不知不觉地又走进了今年的清明,中国人就有在清明荡秋天、蹴鞠、踏青、植树、放风筝的节日习俗。已近不惑之年的我对清明节扫墓感慨颇深,其实扫墓在清明节前一天寒食节就要做了。每年我无论工作多忙,都要回趟老家为已故的老人扫墓添土,以寄托思念的情怀。

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今年的4月5日,恰逢是个星期天,我带着老婆孩子驾车匆匆奔上了“清明时节雨纷纷”的路。我的老家在胶东半岛最先日照中国的五莲山脉九仙山的怀抱里,小山村背靠日照大山,东接胶东沿海丘陵,一条省际公路南北横穿,路边是条一路如歌的小溪,河边垂柳如烟,田间庄稼盎然,山村风景如画,是她让我渡过美好的童年。

不知不觉地就站在爹娘的坟前,我们老解的林地就在村西头的慢坡上,每年的春天,满坡的映山红迎着海风怒放,漫坡的杜鹃花香弥漫着大地,饱经沧桑的苍松翠柏为祖坟乘凉。站在这里,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往东瞭望着,坟前是一条盘山公路,在远处是层层的绿油油的麦田,麦田尽头是一座在农业学大寨时代修筑的人工水库,在靠天吃饭的岁月里,是她浇灌着远处的农田,使老解家人逢年过节吃上麦子白面饽饽。老解的林地应该是风水宝地呀,以至于我每到一处祖国的大寺大观,都要烧香磕头,以祈求家人的和谐吉祥。可是我家在五十年前,我没见过面的奶奶刚过而知天命的大年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奶奶去世十年后,爷爷也醉死在胶东农村的炕上,刚过五旬就无病寿终。在爷爷过世十年后,干了一辈子采煤队长的父亲在白天参加完职代会,晚上下夜班,下班后回家途中遇上火车车祸也走了,那个时候我才上高中一年级。在家族第四个十年后,母亲因严重的神经衰弱导致精神分裂自杀,那个时候她的小孙子才刚刚一周岁。又是一个十年了,我和哥哥在矿区混得越来越好,村里好事者就要求我们看看风水,或许迁迁坟,哎,这就是生活吧。我的老婆特别忌讳我的家族历史,她在鲁中一家大寺庙祈求一个上千,需莲花开灯,不宜动土,老婆花了几百块钱才算放心生活。

不知不觉地又和老家的没出五符的叔叔大爷坐在胶东庄户城的炕上,吃着地道的日照海鲜,喝着当地的酿酒,那种感觉很幸福。其实清明扫墓、上坟、添土就是一种纪念先辈的风俗,“清明节”也早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清明过后是谷雨,活着过日子就是在一年四季、十二个月、二十四节气、六十年一个甲子轮回里度过,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吧。就在2010虎年清明节到来的时候,写上一些文字来纪念我的先辈和只有中国人才过的清明节,以寄托我心中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