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登录网址

站内搜索
首页
文学作品
风歌阿拉善
发布时间:2009-10-12 文章来源:本站新闻 作者:魏晓  浏览:
 

之所以确定这样一个主题,是因为这两个字涵盖了阿拉善自然和人文在我心目中的第一印象和美好的感情,饱含了我对苍天般的阿拉善的浓浓亲情。

阿拉善的风,真可谓“大王之雄风”,激飓熛怒,耾耾雷声。当地人形容当地风:一年刮两次,一次六个月。当然,风力之强,风势之猛,风声之剧的大风季节还是每年的四到六月。风是秘境阿拉善的歌,风为衣裳沙为佩,了解阿拉善的风情,就得先了解阿拉善的风。春夏之交,大风鼓噪呼啸,有如万马奔腾,响彻云霄。若是沙尘天气,风卷尘沙,昏昼不辨,天地混沌,飞沙走石。在这里,大风起兮天地合,车逶迤兮人断绝。扶摇翻卷兮万里烟波,奔腾咆哮于旷野云河。风萧萧兮伤离别,风荡荡兮鬼神躲,猛士临之亦魂破,连棺带骨兮抛荒野。阿拉善的尘沙漫随雄风飘舞,一路东进、南下,不远万里,落户东瀛、南洋,撒下一片情种,留下一段佳话。

阿拉善的风雄强浩荡,威猛凌厉,荡涤尘埃后的晴空,白云朵朵,蓝天湛湛,牛羊悠悠,牧歌阵阵。千百年来,英雄的阿拉善的人,生于斯长于斯,热爱自然亲吻自然,视自然的一切为长生天所赐,无论是戈壁草原,还是沙漠林泉,他们一样视为神授,顶礼膜拜。他们把风看作是长生天对大地母亲的抚慰,把狂风沙尘暴看作是腾格里对人世间邪恶的惩治,心怀坦荡的阿拉善人是不惧怕沙尘暴的。因此他们很好地享用着上天的恩赐,享用着独一无二的风能带来的文明和快乐。在草原,在戈壁,家家户户门前树立着一架架“飞机模型”,那就是风力发电机。因为有风,阿拉善人感恩着这份恩赐。内蒙古具有得天独厚的风资源,风能储量为10.52亿千瓦,占全国风能的40%,居全国之首。而阿拉善风能资源占全区风能储量的五分之一。阿拉善把开发风能作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调整产业结构、走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径,出台了多项鼓励开发风力资源的“引凤”政策,不断吸引着国内外风电企业前来“筑巢”。阿拉善盟还编制出台了“十一五”及2020年风力发电规划。按照这一规划,未来15年间,阿拉善盟将规划8个风电场,总装机容量达450万千瓦。

阿拉善人说:我们是大自然的子民,我们虔诚地崇拜自然,我们和自然和谐相处。因此,腾格里总是眷顾这块宝地,我们祖先的在天之灵总在庇荫着我们。

阿拉善的风雄浑浩荡,阿拉善的歌就像阿拉善的风一样无处不在,囊括天地人文,清纯自然而加不雕饰。蒙古同胞创造了真正的天籁之声。阿拉善草原戈壁上的一株小草、一朵野花,无不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韵致,跃动着灵动优美的音符。蓝天白云之下,蒙古包里,喜庆宴上,行走的路上,歇脚的滩里,马背上,勒勒车里,歌声不断酒不断,专业的,自娱自乐的,一条哈达一杯酒,到处飘动着不绝如缕的祝福和赞美,延续着蒙族同胞的文化和血脉,唱响了马背上民族的热烈和温情。

行走在广阔的草原,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习性,大风的洗礼,苍狼白鹿的图腾崇拜,养成了蒙古民族纯真博爱的情怀和歌唱表达的天赋。因为总是游走,所以团结感恩;因为崇拜狼鹿,所以睿智博爱;因为歌表心声,所以天籁悠扬;因为总是远行,所以有了礼仪之歌和放牧之歌。

婚宴喜庆时,欢歌伴着喜庆,歌唱爱情,歌唱英雄,歌唱夺标的赛马骑手;相逢的路上,歌唱友情,歌唱真诚,歌唱今生来世的缘分;分别的时候,歌唱勇敢,歌唱幸福,歌唱吉祥如意的前程;放牧和搬迁时,自由洒脱的情怀,留恋旧居和对美好前程的祈福,出于对家乡的赞美,于是状物抒情,遥寄思念和礼赞。不论长调还是短调,所有的歌都节奏自由,加以多重的装饰音,委婉细腻而真挚动人,像潺潺小溪流水,清澈明净沁人心脾;像悠悠白云舒展,疏朗飘逸超然物外;像苍穹博大深广,包容万物宽宏大度。像雨像雾又像风,像诗像词又像曲,朗朗上口,妙不可言,其燎亮、悠长、亲切的曲调,真是应了那句“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古句。

牧歌的歌词抒情写景,情景交融,铺张情感,深情细腻,歌唱人和大自然的和谐相处,歌唱纯真的友谊和爱情。牧歌的节奏悠长、舒缓、自由、贴切,宏大雄迈的声音,有如雄风浩荡,高亢悠扬的曲调,有如云卷云舒。一声声响脆,一曲曲委婉,一汪汪摄人魂魄的眼神,一支支舒展曼妙的舞姿,构成绚丽的华彩乐章。

认识乌兰牧骑的朋友,也认识“走场”的几个专业歌手,他们大多以“长调”见长。长调真可谓抑扬顿挫,悠扬婀娜,韵致多生。长调常常将一个完整的乐段由低音区提到高音区,再降至低音区,循环往复,歌腔舒展,高亢奔放,加之颤音往复,曲调豪放不羁,一泻千里,动人心脾。

长调歌词自由奔放,见物咏物,生情抒情。成群的牛羊、奔腾的骏马、湛蓝的天空、飘浮的白云,碧绿的草原、无垠的沙海等等,口授身传,都是歌咏的素材。听一曲长调民歌,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如梦如幻,如临仙境,于是,任思绪飘飞,徜徉于辽阔的草原,看碧空如洗,白云翻卷,珍禽游戏,牛羊悠然。翡翠盘内,蒙古包烘托吉祥;骏马背上,好男儿跃马驰骋。远处,天地相接,浑然一体;身旁,花草依偎,生机无限,构成了瑰丽壮阔的仙境画卷!无怪乎音乐界将长调称之为“天籁与心籁的完美统一”。

说到长调,不由得想起悲壮的东归英雄部落——土尔扈特蒙古族万里东归的“思归”之调。一声长调,绵延不绝,哀婉悠扬,漂泊万里,历时七月,从俄罗斯伏尔加河一直唱到阿拉善额济纳河。三十余万军民,遭受沙皇军队和哈萨克骑兵半年多的围追堵截,战争牺牲、冻死、饿死者不计其数,最终胜利归来者不过七万人!病痛战争之残酷,思归信念之勇毅,东归路程之艰辛,民族牺牲至巨大,英雄的土尔扈特人民用生命和智慧完成了万里长征,终返祖国怀抱,用鲜血和信念谱写了一篇惊天地泣鬼神的悲壮史诗。其歌曰:

鸿雁 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江水长 秋草黄 草原上琴声忧伤

鸿雁 向南方 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 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天苍茫 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鸿雁 向苍天 天空有多遥远

酒喝干 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酒喝干 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歌词反复吟咏,诉说着忧伤和向往;曲调宏阔悠长,撞击着百年梦想。你要是了解这段历史,你要是细听这段歌曲,你会否寸断肝肠,你会否如我般着迷悲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