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登录网址

文学作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忆外婆
发布日期:2009-10-16 00:00:00
作者:肖海静 
来源:本站新闻 阅读:

提笔写我的外婆,心中不禁流过一波伤感的泉。我的外婆在前年去世了,因为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季节。秋叶如蝶的景色依然,却已不复见外婆慈祥的笑颜。

我是外婆最疼爱的外孙女中的一个。小时候,外婆的大对襟袄子里总为我藏着宝贝,核桃啦无花果啦,令年幼的我快乐无比。外婆一生有四个女儿,没有儿子。作为农村老太她当然也盼望有儿子,用她的话说就是儿子是立门户的人。老天爷没有让她如愿,外公在母亲很小时就因病去世了,但我记忆中外婆总是坚强而乐观,我从未看见她流过泪。她嗓门大笑声大,做起事来风风火火利利索索。生活的担子落在这样一个小脚女人身上,她从未叫过苦,宽宽的额头写着不服输的倔强。

不知道为何,忆起外婆,总也抹不掉深深印在心中的石榴红,那是记忆的底色。外婆院子里植有一棵年岁不详的老石榴树。那棵石榴树在五月里如火盛放美艳不可方物.我常问外婆这棵石榴树会不会变成妖精,外婆总笑着骗我说即使妖精也是好人.于是我就天真地以为真的会在某夜树会变成妖精来找我,心里很害怕.特别是风雨夜石榴的枝子在窗上拂来佛去我就死盯着那粗粗的树干,幻想会从哪里呼的腾出一股子白烟然后有个红衣美人象聊斋里的妖精一样一扭一扭走进屋子里。于是就蒙了头藏进被里。一场雨后,无数落红满地,外婆爱惜着久久不愿扫去。儿时不懂何为浪漫。直至长大才知道,外婆这典型的农村女人,原来骨子里如此感性如此深爱浪漫,不禁唏嘘。石榴树秋来果实丰饶,我们又享收果之乐。外婆总将很多石榴分给左邻右舍,教我体会与人分享的快乐。外婆不会讲大道理,她爱讲过去的旧事,什么民间传奇啦,响马好汉啦,外婆是我的故事匣子。

外婆也是孤独的。她有时会坐在巨大石榴树遮盖的天井里抽烟,此时我很乖,安静地象只猫般坐在她身旁陪她。此时我觉得自己像个大人。外婆谢绝好心人为她找老伴的事,她说这样好习惯了孩子们也大了。长大后我常常问自己,一个女人要有多么坚强的内心才能不被时光所磨砺,而常有温暖的笑容绽放。

我记得和外婆度过的每一个夏天。我们不挂蚊帐,那时候好像蚊子也少。夜晚点上盘旋的墨绿色蚊香,那蚊香散发芬芳的气味是现在任何蚊香都不能比拟的。夏夜,外婆轻摇蒲扇,与邻家妇人拉着家常,我躺在草席上在逐渐模糊的说话声中坠入酣梦。那蚊香的味道,草席的味道,无可替代。

我记得第一次吃方便面的味道。是远在湖北的大姨邮寄来的新鲜东西。长方形,翠绿色的外包装。早忘记是写着什么,却永远记住它的味道。那香醇滑润的浓浓鸡蛋面是此后再也没有吃过的味道,外婆舍不得吃疼爱地看着我吃完整碗面,她喝汤。那是1982年,我五岁。

我记得第一次上美术课。老师让我们回家画自己的家人作为家庭作业。我把外婆当模特,外婆很高兴地配合着,当把我的杰作给外婆看时,谁知她发火了!直嚷我把她画丑了。原来是把她的三寸金莲画成了镰刀。我还挺委屈的。后来在二姨家一个很旧的镜框里看见一张发黄的旧照。照片上的女人二十出头,端庄秀丽笑不露齿,如大家闺秀大气婉约。惊问她是谁!?二姨骄傲的说这是你外婆啊!难怪外婆会怪我把她画丑,原来她曾经如此美丽,只怨无情岁月沧桑了美人容颜。那是1990年,外婆78岁。

我慢慢长大,外婆却日日变老。那年女儿出生了,带她去看外婆,她仅有一只眼睛可以微弱地看见东西,耳朵也很背了。她伸出布满老年斑皮肤松弛的手慈爱无比地抚摸孩子,那神情就象抚摸幼时的我。我说:“外婆啊!你看,你现在是老外婆了。”外婆开心地笑,喃喃的说这孩子和我小时候长得一摸一样。那是2002年,外婆90岁。

大前年,外婆不慎摔倒后身体每况愈下。后来连思维也变得模糊了。但她常常念叨一句话:“回老家,回老家-----”我知道她要回那个有巨大石榴树遮盖天井的老家。那是落叶归根的地方。只是没有人忍心告诉她,那个老家因为她长年跟着闺女生活早已卖给了别人家,她魂牵梦萦的老石榴树也早已不知去向。

外婆在秋风中飘然远去,留下无尽的思念。我知道她最爱吃石榴,今年秋天我特意买了最大的石榴去坟前祭拜,掰开的石榴美艳如玉,我轻轻放下已是泪成行。

地址:山东省新泰市新矿路401号
版权所有:金沙js333娱乐场
鲁ICP备050031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