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登录网址

文学作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作品
五间青瓦房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9-16 09:58:05
作者:徐进
来源:网上投稿 阅读:

我的老家位于新泰市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村子名叫“北清泥沟村”。我一直对于"泥沟”这两个字耿耿于怀,因为它听起来就像背负了贫穷的包袱。而事实确实如此:这并不是一个富裕的地方。中学时期,当别人问起我的籍贯,为了美化我的村子,我总是笑着解释:我的村子是"北大"和"清华"的缩写,这是一个物华天宝,钟灵毓秀的地方,这里将来可是要出大人物的!

就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小村庄里,安静坐落着我的老房子。那是一座五间青瓦覆盖的起脊房子,坐北朝南。其中三间屋是大堂屋,两间屋是东屋,标准的北方民居,冬天聚暖,夏天荫凉。每到下雨天,雨水顺着瓦槽流淌下来,屋檐就挂上了一道水帘。那门槛探出的过门石上,经不住水滴的侵蚀,留下一个弹珠大的石窝。鸡鸣狗吠,炊烟袅袅,乡村该有的静谧风貌,在这依拢着五间青瓦房围起的小院里,同样拥有。只不过,让人难以忘怀的,不只是这乡村胜景,还有那青瓦房里面幸福而心酸的过往。

家里是贫穷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家中主要的经济来源,就靠父亲在村里干建筑赚取,十分微薄。那五间青瓦房是爷爷传下来的,年久失修,四处漏雨。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就算地上摆满了接水的盆盆罐罐,却也阻挡不住四处飞溅的水花。而且屋里的地面没有水泥硬化,就是泥土踩实的,坑洼不平,遇水就泥泞不堪。家里的门窗都是木质的,久经风雨的浸泡,木头腐烂,窗户就散架了。原本镶嵌的玻璃都碎掉了,母亲就把化肥袋子里面的内膜,镶撑在窗框里 。

我的床紧挨着窗户。我最怕深夜暴风骤雨的天气,那种狂风携裹着冷雨,忽然把破烂的窗户吹开,然后喷在你熟睡的脸上的感觉,颇有“垂死梦中惊坐起”的意味,不堪回首。整个雨季,伴着我入眠的,除了潮乎乎的被褥,还有床蚊帐上那个接漏水的塑料盆子,雨水滴在里面“嗒~嗒~嗒~”,好似催眠曲。

家里烧火做饭的地方,就在三间屋门外,靠近影背墙的地方。没有搭建棚子,没有任何遮挡,每逢下雨,吃饭就成了难题。一次,父母都去地里除草,我负责在家做饭,当时刚往锅里下了一把面条。忽然天空雷声大作,豆大的雨点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我慌了。我手里抓着一把柴火,准备往炉膛里塞,却下意识的想赶紧拿锅盖盖住面条。结果,一把柴火塞面条锅里去了.......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俊不禁。

在三间青瓦屋的窗户外面,本来种着一棵大杨树,二十多年的树龄已让它如水桶般粗细,遮天蔽日,风一吹哗啦啦作响。不过,它终究没能逃过被砍掉给我换学费的命运,只剩下倔强的树墩子,年年逢春发绿枝。

家里条件有限,我却把东屋的那两间青瓦房装扮成了一个“精致“的书房。我从屋外背进黄土来,把屋里老鼠洞全部堵住,把坑洼的地方填起来;我省吃俭用,攒钱买了两幅挂画,遮住斑驳掉落的墙皮,甚至从集市上一位写对联的老师傅那里,求得一幅字,上书“腹有诗书气自华”,红纸黑字,顿感蓬荜生辉;我把母亲当年陪嫁带来的衣柜搬来,因为衣柜四面多有缺失,我就用砖头垫起来找平。然后柜面上铺一张报纸,上面又压一块好不容易筹措来的玻璃。我的书桌就形成了。上面摆满了学习资料和我喜欢读的书。我屋子窗户外面种着南瓜,我就把长长的南瓜秧子从窗户外引进来,屋里顿时有了生机。我曾以为,《囚绿记》这篇散文是借鉴了我的灵感。

同村的玩伴都喜欢来我家玩,找我写作业。确切的说,是喜欢我书房的装扮。父亲总是静静站在门口,抽着烟,面带宠溺的看我学习。我知道,父亲以我为骄傲。一次,我把在学校参加写作比赛获得的奖状拿给他看,他只抿着嘴笑不说话。第二天,他居然把奖状揣兜里,拿到工地上,给工友们去炫耀了,他没让我知道。我其实那天晚上,在书房门外看到他偷偷把奖状放回原处了。我也假装没看到,没有拆穿他。我要维护好父亲那份虚荣心,也许在他充满艰辛的一生中,唯一让他欣慰的是有一个学习成绩还不错的儿子。

但是,年少的虚荣感和自尊心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我。我其实最害怕同学提出要来我家玩,我怕他们看到家里这个颓败的样子。那是怎样的一处院子:就用规则不一的石块,简单堆砌起一圈米半高的围墙,连个大门都没有。

我曾问父亲,我们的房子能不能修一修?得到的答复是:钱得留着供你上学。我理解父亲的难处,便不再追。日子过得如此煎熬,我知道,父亲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我身上。父亲确实是没有本事,而且笨笨的那种人,但他思想又是极其超前的,他说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他倾其所有要供我上大学。

他的确在他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把所有的资源都留给了我。他为了省钱,抽最劣质的旱烟;劳累一天,就着咸菜喝最便宜的散酒。他剥夺了我姐姐上学的权利,以至于我姐出嫁以后好久,一直埋怨爸爸的偏心,自私。凭什么只让儿子上学!闺女就不是亲生的吗!纵然我姐姐很喜欢上学,就算哭着打滚要去上学,但是她终究一天学都没能上过。我姐不会写自己的名字,不认识男女厕所,不认识车站牌......父亲心里也是满怀愧疚,只不过每每面对姐姐的质问,他都神情凝重,沉默不语,只是狠命的吧嗒着粗劣的旱烟。我无法想象,在现在这个时代,不识字会是怎样一种煎熬,会对生活带来多大的不便,我对不起我姐,我深深的自责。

父亲很爱我。在人群中看到我就乐得脸上开了花那种。不论干一天劳力多累,他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先到两间屋看我一眼。我算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虽然天性愚钝,但知道家境不易,仍然通过安稳学习,死记硬背,保持了在班里名列前茅的成绩。小学时一路光环,中学时上的贵族学校,凭实力拿奖学金抵扣学费,然后轻松晋级重点高中----新泰一中,而且在班级里当班长的头衔一直没摘过。我简直是全村的希望,最少是我父亲的希望。

纵然生活如此困顿窘迫,可无情岁月并没有放过我们。2010父亲得了一场重感冒,他舍不得拿钱买药,就靠喝白开水捂上被子出汗。高烧整整持续了三天。之后,他一直咳嗽。尽管如此,他还是舍不得休息,一直在建筑工地拼命赚钱。直到后来他咳嗽时痰中带血;直到工友看到,他举钢管时吃力到胳膊哆嗦成一团;直到他自己觉得,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想去医院查查看。

检查是我陪父亲做的,结果可想而知,肺癌晚期。我休学在家,我要陪他走完人生最后的一段路。不到两个月,他就走了,很安静的离开,就在我怀里,就在这间破旧的青瓦房里.......我不想去回首,可是思念何曾放过我。我想,他走得那么快,一定是怕耽误我的学业,想让我早点回去读书;我想,他走得时候,一定怀揣了好多遗憾,比如,看着我考大学啊,结婚生子啊,买房啊.......我不想哭,可我控制不住自己。那是最爱我的人,对我寄予希望最大的人。从此叫一声爸爸,再听不见世间最温暖的回应!

半年之后,2011年6月,心怀失父之痛的我如期参加了高考。我们都渴望看到儿子发愤图强,不负众望,蟾宫折桂的美好结局。但现实中没有那么多皆大欢喜。成绩出来了,我考了469分。一向心高气傲,背负了众多人期望的我,流下了愧疚的泪水。我辜负了父亲的孤注一掷,我无颜面对这样的成绩,我拿什么拯救风雨飘摇,穷困潦倒的家!

我放弃填报志愿,用化肥袋子装起行李,毅然参加了新矿集团的招聘,奔赴内蒙,成为一名只有21岁的煤矿工人。我迫切需要改变家庭的命运,家徒四壁的现状容不得我去读一个三流的大学。高考被挤下独木桥,我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我本不应该败。折断了翅膀的鹰也许就不再是鹰!

在新矿集团内蒙能源长城一矿,我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绽放在了这里。我今年30岁了,三十而立的年龄。八年多一线采煤生涯,让我从一个稚嫩的小伙子,成长为一个刚毅的新青年。不想说当煤矿工人有多累,多危险,只想说三个字:不容易。赶上了好时代,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而今,我在泰安买了房子,娶妻生子,一切安好。

最近休假,我特地回了一趟老家,北清泥沟村。五间青瓦房还在,只是物是人非,人去房空。屋瓦檐上布满了绿色的青苔,院子里长满了杂草,猪圈也坍塌了。只有被柴草熏黑的影背墙,依旧伫立在那里,仿佛在诉说昨日发生的故事。那个倔强的杨树墩子,居然在院子的另外一个地方,生发出一棵新杨树,而今已长有碗口粗。

我默默看着这五间青瓦房,眼睛红了。如果父亲天堂有知,我想告诉他,我姐已经原谅你了,我现在也过得很好。我很想你,来生再会......

地址:山东省新泰市新矿路401号
版权所有:金沙js333娱乐场
鲁ICP备05003184号